课程
 

 

您当前的位置: 石家庄新航道官网 >> 机经预测下载 >> 正文页

环球网专访胡敏教授:英语教育不该削弱而该加强

2014年01月18日 04:50 供稿单位:互联网  责编:石家庄管理员

  

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兼校长胡敏

 

  导语:听胡敏说话,实在、带劲。他不怎么按套路出牌,也不随波逐流,更不搞利益倾斜,凡事都奔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去。他说,关于新航道的事,自己不愿意多说,倒是对英语教学有些想法。从对英语高能高分的推崇到对高考英语改革的担忧;从对现行英语教学体质“形式化”的不满,到对 “培养能够使用英语的中国人”的号召。你琢磨着他的每一个观点,发现处处透着对于事物本源的追随,他也认同自己是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忘寻找回归的路。

 

  记者:2013年即将过去,作为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您能否回忆一下在这一年您做了哪几件重要的事?

  胡敏:任何事都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在2013年,无论是在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的大小峰会上,还是在大学校园中做家长报告会、分享会中,我只强调的那件事——“英语高能高分”——这是我们的核心理念。这个理念最初提出的时候,在整个教育界都是超前的,它也是当初设立新航道的初衷之一,就是想提高学生的英语能力。我习惯专注于一件事,如今这个时代,不是说你有多大能耐,能干多少事,而是能不能把一件事做到业内最好。所以在2013年年初,我就号召所有新航道学校统一起来,我们就强调一件事、一句话,也就是新航道独特的理念——“英语高能高分”。

 

  英语教育改革,该改的不是形式,而是理念

 

  记者:关于“高考可能取消英语考试”的话题最近社会上很关注,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胡敏:我们先不说高考取消英语考试,取消可能还要一个过程,在取消前,高考英语可能将面临改革。有消息说,今后英语高考分值要由150分降到120分,而我觉得如果改革只停留在形式的层面上,不一定能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比如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到120 分了,这只是形式层面上的改革。但实际上无论高考英语要改成多少分,在我国现行的英语教学体制下,如果大的思想观念没有改变,就是把150分降到10分,家长和学生依然会为之而疯狂,家长还是会削尖脑袋,带着孩子满世界去跑,去上各种班,去参加比赛。所以在我看来,英语教育,要改革,就要从根本上去改而不要只停留在形式上。

  改革不是跟风,看到别人改,自己也跟着改。改之前要想清楚你的理论依据是什么,社会需求是什么,否则是行不通的。在我看来,真正的改革要从六点着手:教育理念、课程设置、教材体系、教学方法、教师队伍、测评手段。考试只是整个教学系统工程中的一个环节而已。如果真的要改,还是要从整体与细节一齐着手,从源头上去改。最终,要强调学生的英语交际能力,而英语交际能力和英语能力是两码事。

 

  记者:什么是英语交际能力?如何摆脱形式层面上的改革,从而提升学生在这方面的能力呢?

  胡敏:关于英语交际能力的提升,我觉得它与情商有关。情商强调与人交往的能力。英语能力是指,你说的话语法没有问题、用词完美、表达无误。但这句话是否适合在这个场合说,这就是情商,也就涉及到了英语交际能力。也就是说,讲话者在具备优秀英语能力的同时,还要知道,在什么时候、和什么人、就什么话题用什么语言有效得体地沟通。这就是我强调的英语交际能力,要求英语学习者用心观察、揣摩、勇于实践并不断进行自我更正与完善。

 

  英语教育,不是要削弱,而是该加强

 

  记者:在目前阶段,您同意在高考中对英语减分,甚至取消英语考试吗?

  胡敏:2001年我去了一趟日本,打车打了很久,终于打着了一位老爷子的车,因为他会讲英语。今年,我又去了一趟日本,我发现与13年前截然不同。在各大场所,随处可见操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年轻人。通过这个变化,我开始思考,开始探寻13年间日本国民英语水平提升背后的原由是什么。原来,在2000年左右,日本已经意识到、并开始反思自身长年经济衰退的原因,他们发现,过去一段时间,日本太自以为是,太自我为中心,感觉特别好,不愿意向别人学习,这间接的影响了整个民族学习英语的兴趣,而全民英语水平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间接地阻碍了日本经济的持续发展和进一步提升。于是,在2002年7月,日本文部省提出了“培养能使用英语的日本人的战略构想”,几个月后,又提出“培养能使用英语的日本人的行动计划”,号召国民学好英语,放眼全世界。

  今天是全球化、国际化的时代,英语已经不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它属于全世界,学好英语是这个时代的呼唤。不要用那种狭隘的眼光看,学英语就不爱国了,就崇洋媚外了。英语学习可以划分为三个时代:“1.0时代”的时候,英语是学历文凭的敲门砖;进入“2.0时代”,英语被视为一种工具;而如今“英语3.0时代”已然到来,英语变成了一种能力,要转变为“口袋技能”,就是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跟着你“跑”的能力。所以,在这个时代,我们也应该着力培养能够使用英语的中国人,这是所处时代的召唤。

 

  记者:在您看来,目前有关机构提出高考英语改革的初衷是什么?

  胡敏:如今,大多年轻人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研读经典,追求“文化快餐”。这就导致了我国语言水平的整体下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呼吁国学、强调语文功底是对的。但学好国学和学好英语是不矛盾的、更不是相互对立的。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应当是良性互动、并行并存的。我不认为,如果把高考英语分值降低,学生就一定会将注意力转移到语文学习上去,对英语有需求的人,丝毫不会受到高考英语降分的影响。

  相反,在当今这个时代,我们不应该削弱,而是更应加强整个民族的英语学习,因为我们必须更加国际化,才能更有利地参与国际竞争。年轻人要在当今世界具有竞争力,第一个英语要好,第二金融知识,第三信息技术知识,第四点是领导力。但现在周围传来的声音却是相反的,这让我有所担忧。一个国家不要学外语了,就相当于把自己关起来了。英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一书中讲述了过去半个世纪新加坡推行双语政策的进程,将 “双语教育”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他提出“母语为本,英语为用”八个字,认为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的基石。我认为这八个字说的很好。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英语在国际舞台上起着关键性作用,我们加强汉语国际推广和提高国民国学修养没有错,但与此同时,也要考虑到社会现状。

 

  记者:您认为英语改革对英语培训机构产生的影响是什么?

  胡敏:《麦田守望者》中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会站在一道破悬崖的边上,我要做的是抓住每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要是他们跑起来不看方向,我就得从那儿过来抓住他们。我整天就干那种事,就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得了。”我希望新航道也能成为这样的“守望者”,发挥机构充分的自主权优势,肩负社会责任,借助知识的平台,把学生引向正确的航向,不要让他们走错路。关于英语改革,我不把这视为机遇,也不视为挑战,但我觉得英语教育是我的责任。

 

  少儿英语的目的就是快乐

 

  记者:派乐多快乐英语是新航道历时五年,耗资数千万为3—12岁中国少年儿童量身定做的少儿英语高端品牌。在众多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之中,我们如何葆有自身优势?

  胡敏:教育的主要功能是什么?在我看来,是正确地引导。我刚给全国派乐多快乐英语学校的校长开过会。在会上,我说少儿英语人家都在做了,我们凭什么还做?我们说大学生学英语要学以致用,将他们培养成做能够使用英语的中国人。但孩子真的能达到这个标准吗?要说 “能”,我觉得那是自欺欺人。但为什么还是要做少儿英语呢?我觉得那是众多儿童益智活动中的一种,在孩子们进行英语学习的过程中,教会他们许多东西,比如交往能力,也就是与小伙伴的相处。

  做少儿英语,“快乐”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英语只是个载体,我们要通过学英语为孩子们制造快乐。家长把孩子送到派乐多之前,也要认同,孩子快乐是首要的,英语是次要的。我不知道少儿英语有什么标杆,我就是凭着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谈少儿英语的本质——通过英语制造快乐。

  至于不少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把互动白板和电子课件当作宣传点这件事,我认为道具和教具都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技术的更新而更新。英语传播从当初的广播,到后来的电视、网络。但技术再怎么发达,也只是一个加速器,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如果你希望教学效果突出,关键还在于内容,内容才是法宝。

 

  记者:新航道第30家分校——广州新航道学校已于12月8日开业,该校区的特色是什么?广州是中国第三大城市及著名港口城市,新航道的进入是否面临挑战?

  胡敏:我去广州开新闻发布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来广州,我已经等了9年。”广州是一个著名的港口城市,人们对于英语的运用与态度与中国内陆城市相比,还是有差别的。进入广州,难度肯定是要高一些的,这也是为什么新航道迟迟不去广州的原因。那里更看重品牌与品质,为此,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再出发。

(原文转自:环球网http://china.huanqiu.com/depth_report/2013-12/4713279_2.html)

热门专题推荐
2018春季班 2018寒假班

论坛热帖